首页 > 产品视频

淘宝网拍政府罚没物品引争议:是否违背拍卖法?

来源:本站 作者: 发表于:2019-01-26 22:19:44  点击:7502
  淘宝网拍政府罚没物品引争议:是否违背拍卖法?自11月底淘宝推出资产处置频道以来,目前已有泛政府类、银行类、交易所类机构入驻,如玉溪市公共资源交易中心、常州市灯光建设管理办公室、招商银行广州分行、天津金融资产交易所等十余个单位

  淘宝网拍政府罚没物品引争议:是否违背拍卖法?自11月底淘宝推出资产处置频道以来,目前已有泛政府类、银行类、交易所类机构入驻,如玉溪市公共资源交易中心、常州市灯光建设管理办公室、招商银行广州分行、天津金融资产交易所等十余个单位。

  为何泛政府类机构亲睐淘宝拍卖平台?淘宝拍卖平台相关负责人介绍,随着淘宝网络司法拍卖的进展,越来越多的机构对司法拍卖解决地方贬值拍卖、暗箱操作、围标串标等问题表示认可,同时也希望借淘宝平台使资产交易更加公开、公平、公正,因此吸引了很多泛政府类机构。

  “其次,淘宝的用户对司法拍卖动产、不动产的处置关注度越来越高,对优质资产的需求也愈加强烈,而泛政府机构拥有的优质资产可以和用户的需求进行对接。”该负责人对法治周末记者说。

  在12月12日举行的竞拍活动中,招商银行处置的4套房产、常州市灯光管理办公室提供的5个公共产权广告泊位都引来了上万网民的围观;在12月16日的拍卖会上,玉溪公共资源交易中心处置的手机、电脑等物品全部拍卖成功。以一款苹果5s手机为例,该手机评估价为700元,共有62223次围观,有144人报名,经过174次出价、14次延时,最终以2580元的价格成交。

  玉溪公共资源交易中心相关人士对法治周末记者介绍,此批手机、电脑等为公安机关罚没的物品,竞买人来自全国各地,由于竞价充分,成交金额也较为理想。

  “效果比预期的要好很多。像电脑、手机等电子产品容易贬值,如果由线下拍卖公司组织拍卖,不仅筹备需要很长一段时间,而且竞买人也会受到地域限制,不容易获得充分的竞价。”该人士对记者表示。

  在部分拍卖行业从业者看来,拍卖90%的工作是在竞买前,拍卖公司需要寻找合适的竞买人,并带竞买人实地考察等。而淘宝尽管目前注册用户人数比较多,但是围观量并不等于购买力,并不意味着能够真正实现有效议价。

  对此,淘宝拍卖平台负责人表示,淘宝是亚洲最大的网络零售商圈,其优势在于广泛的用户基础,包含大众和高级用户,并且具备平台本身的信息传播方式,围观数不等于购买力,但不影响通过淘宝告知和传播到有影响力的人的身上,及更多可能潜在的用户身上,还包括国际的买家。

  “这些优势是传统平台所不具备的,我们与传统竞买平台,并没有实质的冲突,是可以并存的状态。它可以通过更多的渠道和更好地处置这些资产。”淘宝拍卖平台负责人对法治周末记者说。

  淘宝司法拍卖平台自推出以来,就被认为有效地克服了之前司法拍卖中低估贱卖、暗箱操作等问题,颇得民心,目前已有640余家法院入驻淘宝司法拍卖平台。

  然而,从淘宝上线司法拍卖平台伊始,这种网拍模式就受到很大的争议。当时中国拍卖行业协会(以下简称“中拍协”)就曾提出质疑,认为淘宝平台并无拍卖资质,网络司法拍卖不合法。

  如今两年过去了,争议声渐弱,不过并未真正平息。此次淘宝平台上线资产处置频道,尤其是一些地方政府将罚没的物品也放到该平台进行处置,再次引发了争议。

  玉溪公共资源交易中心相关人士对法治周末记者表示,此次将公安等机关罚没物品在淘宝资产处置频道进行处置,是司法机关、财政部门、公共资源交易中心等多方协商的结果,此前有法院在淘宝平台处置资产的成功先例,此次拍卖也是做一种尝试。

  中拍协副秘书长欧树英在接受法治周末记者采访时表示,根据拍卖法第九条的规定,国家行政机关依法没收的物品、充抵税款、罚款的物品和其他物品,按照国务院规定应当委托拍卖的,由财产所在地政府指定的拍卖公司进行拍卖。

  “如果政府直接上淘宝网做店小二,不仅有违法之嫌,也不符合市场专业分工的规律。”欧树英对记者说。

  中央财经大学法学院副院长刘双舟对法治周末记者表示,从法理上讲,政府罚没物品应当选择取得拍卖资质的拍卖企业,否则就与拍卖法规定相抵触。

  北京市盛峰律师事务所主任于国富在接受法治周末记者采访时表示,拍卖行业是国家严格控制和监管的特种行业,没有进行严格的规范和严格管理,可能会出很多问题,这也是拍卖法对拍卖这种经营活动专门立法的一个非常重要出发点。

  “拍卖行业并不排斥互联网等高科技手段在拍卖行业的应用,只是希望通过高科技手段实施的拍卖活动也要遵守拍卖法,而不能任意实施,进而威胁这个行业的声誉。”于国富对记者说。

  不过,浙江工业大学法学院教授毛卫民认为,拍卖的本质在于使处置的资产效益最大化,同时让竞买人可以公平竞争,从这一点讲淘宝拍卖平台可以实现这两个功能,这种模式的合法性是不应该受到质疑的,只是目前拍卖还属于国家管制的行业,基于这种认识,很多人都认为只有获得相关主管部门许可的机构才能从事拍卖活动。

  面对外界的诸多争议,淘宝也是有话要说。淘宝拍卖平台前述负责人对记者表示,“淘宝是技术平台,并非作为处置的主体,当前处置的主体还是政府及泛政府机构,与现行的法律并无冲突”。

  该负责人还特别强调,此次上线的资产处置平台是一个资产转让、受让,纯粹的资产处置平台,模式是竞价,属于资产处置,而非拍卖。“由于与拍卖的性质不同,资产处置的主体不一样,对应的法律也不同。”

  目前淘宝拍卖平台不收取佣金和技术服务费,这些举措都降低了当事人处置资产的成本,颇受欢迎。中国人民大学法学院教授肖建国就认为:“淘宝不应该受到指责。”

  “淘宝并不是拍卖机构,它是一个平台,就相当于为拍卖主体提供了一个房子、一个场地进行拍卖,本身并不是从事拍卖活动,且提供的这种服务是免收佣金的,不是一种经营行为,因此不需要取得拍卖资质。”肖建国对法治周末记者说。

  “之前一些地方政府将罚没的财物指定当地资产交易所进行拍卖,这个交易所也不具备拍卖资质,当时并未做过多追究,为什么现在搬到更为阳光透明、且不收取佣金的淘宝平台上,就引来如此多的争议和指责呢?”肖建国说。

  其实就淘宝拍卖平台是否是经营性行为,在2012年7月淘宝司法拍卖项目负责人沈城就对媒体做过回应:传统的拍卖企业是一种经营行为,而淘宝网在此次司法拍卖中,没有收取任何佣金和费用,并非商业经营行为,不受拍卖法约束。

  淘宝拍卖平台相关负责人对记者表示,目前资产处置平台对于政府类机构也是免收保证金和技术服务费的。

  不过对于淘宝拍卖平台不收取佣金和服务费的做法和“非经营行为”的回应,学界和业界也有不同认识。“不能说是慈善的吧?收益的体现可以多种形式。比如保证金沉淀的资金收益、点击浏览量增加带来的广告收益等。”欧树英如是说。

  于国富也认为,互联网公司的免费服务是以取得更大的收益作为出发点的,提供免费服务仅仅是撬动更大商业利益的杠杆而已,这在互联网行业是一个非常简单和普遍的商业模式,不能仅仅因为某个公司提供免费服务就放弃了原有的规则和程序。

  “如果平台是纯公共性质的,没有从这种经营活动中获得任何形式的利益,那么就不属于拍卖法的调整范围,否则就属于商业性的拍卖活动,必须取得拍卖资质。”刘双舟这样阐述“经营”的本质。

  国家行政学院教授杨伟东在接受法治周末记者采访时表示,像公共资源、罚没物品等,通过竞价的方式,借助网络拍卖,也可更为公开、透明,但是在选择哪个拍卖平台或者拍卖机构进行竞拍前,应当有遴选的程序,确保有资质的拍卖企业、淘宝拍卖平台能公平竞争。

  欧树英也对记者表示,根据政府采购法,政府购买服务应当进行公开招标,确定淘宝拍卖平台是否经过公开、透明的程序,只有经过公开、透明的招标程序,方能取信大众。

  常州市灯光建设管理办公室相关人士对法治周末记者表示,此前对于公共产权的广告泊位都是通过拍卖机构来进行拍卖,此次到淘宝资产处置平台是做一次尝试,竞拍前单位也进行了综合评估,最后考虑到淘宝平台受众面广、且不收取佣金,不会对国有资产造成损失,就选了五个广告泊位进行尝试。

  肖建国表示,即使通过专门的招标程序进行遴选,淘宝拍卖平台的免费、广大的受众也是一个非常大的优势。

  “如果还有其他的平台愿意提供团队、技术,并且提供免费的拍卖平台服务,那么才可以谈得上让当事人去遴选,但目前像淘宝这样的平台有几个呢?”肖建国说。

  毛卫民对法治周末记者表示:“淘宝平台的免费、受众广泛的优势,也符合政府采购法的成本最优原则;此外,政府处置资产应该公开透明,让财产交易价格最大化,这也符合淘宝拍卖平台公平、高效的本质特点,我目前想象不出用淘宝平台处置资产有什么坏处。”

  不过毛卫民也指出:“目前尽管淘宝未向拍卖主体收取佣金,但是当某一天其发展到大部分主体都依赖于它来进行拍卖、或者进行资产处置时,而它又提出收费该怎么办?政府应该加强引导和规范,尽可能发挥其正面价值,避免出现类似的隐患。”

  而刘双舟则认为,淘宝尽管目前未收取佣金,但是其有其他获益方式,并非是公益性的司法拍卖、资产处置平台,政府在采购服务时应当予以考量,让其他网拍平台、有资质的网拍企业公平竞争。

  任何一个新技术的产生、新发明的诞生,作为行业中人总会去思考和探寻:其是否有可能为现有的行业提供便利?互联网和拍卖行业也不例外。

  自2012年7月淘宝推出司法拍卖平台以来,这种专业范十足的商务活动也开始走入寻常百姓的视野。2013年网络拍卖成交规模更是快速飙升,中拍协将2013年称之为“网络拍卖发展年”。

  随着互联网向拍卖行业不断渗透,也衍生出了多种网络拍卖模式。业内人士指出,各具特色的网拍活动,无法掩盖法律法规缺乏、规则不一的现实。如何营造公平竞争环境、更好地保障各方当事人权益,也成为摆在从业者面前亟待解决的问题。

  中拍协副秘书长欧树英对法治周末记者表示,2000年左右,随着互联网技术的不断成熟,拍卖行业就开始积极利用互联网技术为拍卖服务。2000年嘉德在线拍卖公司成立,专门从事互联网拍卖业务。

  2009年,考虑到互联网的应用环境已经比较成熟,中拍协也开始着手建设网络拍卖平台,2011年年底该平台开始正式运行,为会员提供免费的网络拍卖平台服务。

  欧树英对记者介绍,中拍协目前的会员共有2700余家会员企业,目前已有1200家企业入驻了中拍协网络拍卖平台。

  淘宝网自司法拍卖平台推出以后,其广泛的受众和零佣金也吸引了一些传统拍卖机构入驻。浙江阳光拍卖公司是一家主要从事银行资产处置的拍卖公司,考虑到网络拍卖将成为趋势,今年也入驻了淘宝资产处置频道,公司还专门成立了网络拍卖领导小组。

  该公司负责人陈小云对法治周末记者表示:“传统拍卖机构要组织一次拍卖,根据拍卖法的规定,拍卖前要通过报纸或者其他新闻媒介发布公告,并要找寻合适的竞买人,这些工作很耗费时间,而且成本也非常高,入驻淘宝资产处置平台,由于受众面广,降低了宣传成本和交易成本,交易价格往往也更加公平合理,是一种更为高效、便捷的拍卖渠道。”

  天津金融资产交易所相关负责人胡郁在接受法治周末记者采访时表示,原先的资产交易模式,投资者需要在一定时间内到交易所指定的地点参与竞价,而入驻淘宝资产处置平台后,投资者可足不出户参与竞价。

  由于国有资产的处置需要按照其相关规定程序进行,因此天津金融资产交易所与淘宝合作竞价平台目前只受理非国有资产交易业务的委托,为中小企业资产交易提供服务。胡郁表示,这种合作模式有利于资产流转途径的拓展。

  当然这并不意味着传统的线下拍卖就丧失了存在的必要性。欧树英对记者介绍,并不是所有的资产或者物品都适合线上拍卖,尤其是价值比较高的艺术品,客户更希望到现场把玩、查验,也更享受在拍卖现场举牌竞价的过程;还有一些边远地区和城市的房地产、家具、日用品等,潜在的竞买人也就是当地居民,搬到线上竞买人不适应,也根本没必要。

  中央财经大学法学院教授刘双舟通过对拍卖实践进行观察,认为目前主要有四种网络拍卖模式,即拍卖企业公共专业网拍卖、拍卖企业自有专业网拍卖、非拍卖企业门户网拍卖和司法门户网拍卖。

  相比较而言,刘双舟认为,目前较为可行的模式是由拍卖企业利用网络平台组织的现场与网络同步拍卖模式,这种模式因为有资质的拍卖公司的介入参与,可以依照拍卖法进行规范,买受人和出卖者权益都能得到较好的保障,而其他模式都存在着较大的法律风险。

  欧树英对记者介绍,依照拍卖法的相关规定,如果有资质的拍卖企业接受政府或者其他当事人的委托,不论在网上或者线下进行拍卖活动,出现买家违约情形,拍卖公司可以再行拍卖,如果第二次拍卖的价格比第一次低,那么可以按照拍卖法的规定,要求买受人补偿差价,这就意味着卖家的权利可以通过拍卖法的框架得到很好的保护。

  如果委托方出现信息披露不及时,或者故意隐瞒造成买受人损失,欧树英表示,依照拍卖法的规定,拍卖公司要承担责任,同时可再向委托方做追偿,这对于买受人而言,也有较为充分的法律保障。

  “而目前在淘宝司法拍卖、资产处置平台上进行竞拍,政府机构、司法机关作为拍卖主体进行拍卖的话,就将政府机构、司法机关推到了纠纷的最前台。”欧树英对记者说。

  网络拍卖渐成趋势,法规缺乏、规则不一的现状也愈发凸显。浙江工业大学法学院教授毛卫民对法治周末记者介绍,现行的拍卖法颁布于1996年,当时互联网在中国刚刚起步,尚未应用到拍卖行业,因此对于拍卖法对于网络拍卖这种新的模式并未作过多规定。

  鉴于目前网络拍卖行业日新月异的发展态势,毛卫民认为,应当根据目前网络拍卖的发展状况,完善相应的立法,明确设立拍卖机构的条件,健全相应的监管机制。

  记者在采访中还了解到,2013年,国家标准委正式立项《网络拍卖规程》,旨在为网络拍卖业确立国家标准,指定中拍协牵头起草。欧树英告诉记者,目前《网络拍卖规程》已经完成起草,进入报批阶段,预计明年年初会由国标委完成报批程序并公布,届时商业性网络拍卖活动都可参照执行。